merrrrrrr

最近在看《悟空傳》
想通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比如那些自己放不開的羈絆
還有慾求不滿的心思
到頭來 還真的是一片虛無啊
你看那山林中鑲嵌著的氣息
跟一個巨大的黑洞似的
想要無止境地囊括你的過去和未來
彷彿就沒有在世界上生活過
沒有一絲絲痕跡

人的慾望和黑暗性是成正比的
放開了 也就離心死不遠了
然而慾望更深了 也會照樣整死自己
從古至今的所有世事都在告訴我們這樣的道理
然而還是有人不懂 有人還要細細研究
美之名曰-哲學

這大概也是為什麼
我能夠做到一直一個人並安之如飴的原因吧
我並不需要那麼多問籍和安然
只要搞懂我想要的和我是誰就好


「我要這清風為撫過良心而起,我要這大地為喊醒世人而震。」

说好不写故事了

#文段#
下了船,我再次踏上了柔软的沙滩,这次没有穿鞋,脚部的皮肤直接触碰到细滑的沙粒,泛着泡沫的浪尾轻拂过我的脚后跟,贝壳被细沙包裹着,踩上去如同鹅卵石般和暖。
但柔和的触觉仍然让我感到不可思议,因为触碰到沙滩的一刹那,就表明我已不再漂泊,沙滩对于我来说就是陆地,就是家,也意味着我已重返了人类文明社会中,脚踏实地的感觉比我想像中来得更有冲击力,对此,我人生的第一块里程碑便在这一刻立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旅途

在離開北京到蘇州的列車上,回溯了用略不堪的文筆記述的過去。
北京再怎麼好,我卻依然無法愛上皇威鼎鼎的城市,儘管有我喜歡的北京腔和人文氛圍,但這城,卻是不在我心內。
過去和室友戲稱自己喜愛的城市為毛病,一切毛病開始的地方。重慶和杭州即便是故地重游個幾十次,估計也不會膩。北京北京,不膩也不喜歡,卻年復一年地光臨,說不是毛病,誰信。
人和人之間的交往,靠的除了信任之外,就是靠內心戲的維持。
從來沒有想過我會如何用力地喜歡一個人,小鹿亂撞什麼的,隔了好多年好不容易把自己從死人一般的狀態拉起來,卻被告知喜歡上錯的人了,理智最終在我心裏占了上風,帶著不甘放下了,釋然了回頭也覺得沒什麼,但總有個遺憾,就是沒有真正地付出過一段感情,或許我自身都夠讓自己忙的,哪有那個閒情逸致理睬身邊的誰,人畢竟還是以自己為主,我只是比較理智罷了,不輕易陷入。
人類流下眼淚是為了排泄,排泄多餘的鹽分、多餘的感情、多餘的壓力。看著身邊人哭到啜泣,想起自己過年前一個人在香港的家裏大聲放肆地對著金魚哭,莫名其妙的開始,或許生活就是這樣,殘忍和孤獨會突襲,感情太豐富,會讓人容易陷入一個又一個情景。
實話實說,我很羨慕那些情感豐富的人,能擁有許多感情,我無法明白的感受,我認為那是一種幸福,不像我自身,擁有的感情太少,以至於看到身邊人們的笑容和眼淚會愣住,不過無論是什麼樣的人,都有自己這樣做和這樣天賦的好處吧。
或許日後回過頭再看這些話,會感到自己幼稚,在澄清自己的立場,但此時的我希望日後的你能明白,你真的不是一個情感豐富的人,這樣很好,會以局外人的眼光看到很多東西,多交點朋友,總不會錯,他們會領著你看到很多東西。
這次旅途邂逅了一老鄉,Canada學成歸來的男生,認識了新的蘇州人,溫婉的女生,估計是很多男生希望能交到的女朋友吧,如蘇州一般的溫柔婉約的人。

被烤成這樣美味佳餚也是魚最後精彩的一生吧。
心裏還是會有介意,也會難過,但是程度已經減輕了許多,這意味著來年見面的我不會再因為你的什麼而動搖。
昨晚做了一個夢,看不清那熟悉的人臉,無法得知到底是誰會最終與我攜手到白頭,只記得那懷抱和微笑,暖得讓我不捨得離開那人一分一秒。那人對我的專心程度,遠超乎我的想像,是的,在夢裏,是他說出了「愛」。
那種熟悉感,很像有一定年份的朋友轉型成為的戀人,很溫暖很溫和,像一塊鵝白色溫潤的,帶有人類溫度的鵝卵石,撫摸著我的手我的背,寬厚而溫暖的懷抱,更是我所熟悉的形狀。
拜託,請你務必成真。

慌亂無張的小吃店

我們說過的謊言,我們聊過的天,轉眼都變成了不可預知的未來。
出門轉身往右拐,熟悉的小吃店現身,熟悉的口感溫度口味從腳趾頭到頭髮末端都被記憶喚起。
開始了時間穿梭,奇妙獨特地回憶起和每個人的珍珠般的歷史,本來準備擦嘴的紙巾用來擦眼睛,這可惡的小吃店。
/欸,那位朋友,我們店的東西太難吃嗎?難吃到要哭嗎?/老闆沒認出來是我,他被嚇了一大跳,無助地站在旁邊,拍著我的背。
或許人天生敏感,飲食男女更是如此,不管你是否沈淪在深夜食堂,聽到一個哭字和難吃都停下了筷子,慌張地舉行注目禮。
/很好吃啊,老闆再給我一碗豬肝湯!/店裏外的食客聽到/再來一碗/於是都長舒一口氣,一瞬間回到了原來熟悉的吵鬧。
再怎麼慌亂,只要/再來一碗/,就便是幸福的嘴,用來吃喝表達,不用來吵架和說謊,讓我們無處可藏。
轉身右拐,/嘿老闆,要一碗牛雜,不加辣!/

無題2

你們在暗中的一拍即合/根本不關我事
我可以瀟灑地轉身了/就因為那句感謝燈塔
不應該產生任何執念/理性至上來控制感情
矯情的冒出/也是因為無關緊要的瞬間
弄清楚弄明白了/就可以回到應有的位置
Whatever

關於所有人

/後會無期/
關於離別
關於再見
關於友情
關於親情
揮手擁抱竟是一剎那的感動
相識 瞭解 相惜 矛盾 患難 擁抱
別離的黃昏竟是那樣短暫
潸然淚下也不過是捨不得
即便無從得知何時的消失
回憶帶著我們往後奔跑
眼神足以告訴所有人
都是過客
愛與不愛又能如何
時間會淘洗
回憶不被沖刷
願所有人都幸福如初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就開始喜歡行走在大山大河大海大湖大漠的地方,特別是每次這樣的體驗都有一種讓我想要留下來永生的衝動。
或許我還不夠生活的資歷如老人般安逸地、無所顧忌地活在與世隔絕的地方,或許我還沒到達參悟所有人生道理的境界,但我希望我能有那顆心,希望能拋下許多不必要的包袱,只看山只看水,只用低頭看那些人來人往的燈光,便足已。